N奧雅新聞ews

奧雅設計20周年城市暴走北京站圓滿結束2019-07-24

奧雅設計 7月24日北京訊 奧雅設計20周年城市暴走系列活動第三站——“拍岸京奇”暴走北京活動在上周末圓滿結束!本次活動分為兩天:第一天,近50位公開報名的業內人士、奧雅設計的同事與行走導師一起熟識北京的母親河——永定河的前世今生,目睹它逐步興起的精神面貌;第二天,《城市公共空間的活力復興》論壇在北京市朝陽區燦空間舉行,業內各界人士齊聚一堂,解讀不同時代的建造留下的發展印跡,探討如何在這些時代印跡中繼續建設與發展,維護與運營,激活與復興。

本次活動由奧雅設計、城市設計以及景觀設計學聯合主辦,奧雅設計北京公司、奧雅設計品牌傳媒中心以及奧雅設計與管理學院共同負責本次活動的策劃及執行,理想邦、蘆葦景觀等多家協會與媒體支持。

參與本次活動的嘉賓有:北京史地民俗學會副會長、秘書長 梁欣立先生,北京市水利規劃設計研究院設計總負責人、水利規劃與園林高級工程師 吳東敏女士,朱育帆工作室景觀設計師 孫宇彤女士;《景觀設計學》編輯部主任 佘依爽女士,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在讀博士李賓先生,北京創新景觀園林設計有限責任公司所長 趙濱松先生,奧雅設計副總經理、北京公司負責人 王擁軍先生,奧雅設計北方區域副總經理、青島公司負責人 趙振先生,奧雅設計北方洛嘉與軟裝中心負責人 袁雨楠女士。

 

7月20日 行走:拍岸京奇,感受別樣都城

永定河是北京的母親河。上世紀80年代以來北京水資源緊缺,生活用水、工業用水劇增致使永定河的生態系統遭到嚴重破壞。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北京市政府提出永定河河道“無水變綠”計劃,開始規劃治理;2009年,園博會為其治理提供了新的契機,也為北京西部的振興帶來了機遇。然而縱觀整個北京的發展,京西南明顯乏力,2013年園博會盛況并未帶動區域活力的持續。依托2022年北京冬奧會,首鋼園區正在重新匯聚大眾的目光,復興發展。

這個盛夏,我們行走在永定河邊,看時代浪潮之后如何保持活力、重新激活場地熱力,為城市生活的發生提供優質場所,實現城市的可持續發展。

 

1、綠堤郊野公園

行走從綠堤郊野公園開始,公園位于豐臺區、永定河下游。第一位行走導師吳東敏女士從綠堤公園的形成,改建的不斷優化中讓我們對這個北京最大郊野公園擁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北京市水利規劃設計研究院 設計總負責人 吳東敏

 

追溯永定河的發展歷程,古有乾隆皇帝題詩“盧溝曉月”,描繪了一幅幽靜的湖畔美景;由于水源的逐漸缺失、城市發展帶來的環境破壞,對永定河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影響;加之河道分支被侵占堵塞,堤防水利隨意調配,水利安全失去保障——母親河慢慢失去了昔日風光。

2009年,北京終于將永定河整治提上議事日程,決心整治已斷流30年的永定河,要使這條因人類過度使用而斷流的河流重新有水。針對水源缺失的現狀,提出“水少則綠”的整治策略,在37公里城市段形成五大湖面和十大公園,輔以河道內外園林生態綠化,使河流重新成為景觀。

一路走來,我們看到永定河平靜地流淌、宛平湖更是一片湖光山色,岸邊植被茂盛、生機勃勃,孩子在水邊嬉戲打鬧、老人家扇著扇子、攀談嘮嗑。永定河修復的不僅僅是生態環境,更可貴的是恢復了城市生活,重現母親河的溫情。

 

2、盧溝橋

沿著河岸,我們來到了熟悉的盧溝橋。行走導師梁欣立先生對古橋有著深刻的研究,他為大家講述了盧溝橋背后的有趣故事。

 

北京史地民俗學會副會長、秘書長 梁欣立

 

作為全民族抗戰爆發地的盧溝橋,不僅僅是宣傳中華民族革命傳統的一張名片,同時也是建筑特色與藝術審美兼備的重要文化資源。這座北京現存最古老的石造聯拱橋,經歷了時間的侵蝕和自然的洗禮,以及歷朝歷代能工巧匠的修繕,雖然金代初建時的樣貌已經模糊不清,但卻展示著不同朝代的建造風貌,也在默默講述著耐人尋味的歷史故事。

梁欣立先生著重地介紹了盧溝橋上的形態各異的獅子,指出不同時期修復、重塑的特點,以及當時的歷史環境對建造工藝的影響。這些大家童年時就熟知的小石獅,在梁先生的講述下顯得更加可愛生動,引得大家反復觀摩、久久不肯離去。

 

3、北京園博園

告別了盧溝橋,我們來到了第九屆中國國際園林博覽會(以下簡稱:園博會)的舉辦地——北京園博園。園博園位于永定河畔綠色生態發展帶一線,正是園博會的召開為治理永定河提供了新的契機。

北京園博園包括不同特色的五大核心展區,分別是:傳統展園、現代展園、創意展園、生態展園和國際展園。其中,創意展園中的彼得·拉茨園、三谷徹花園、皮特·沃克園以及凹陷花園展現了世界景觀大師的設計風采,令人深切感受到設計與自然的和諧。

逛完了園子,我們來到了中國園林博物館。這是中國第一座以園林為主題的國家級博物館,作為公益性永久文化機構,是收藏園林歷史文物、弘揚中國傳統文化、展示園林藝術魅力、研究園林價值的國際園林文化中心。

 

4、首鋼工業遺址公園

行走的最后一站,是本次行程的最大亮點——首鋼工業遺址,行走導師孫宇彤女士是參與首鋼工業改造項目的設計師之一。首鋼是首都工業發展的象征,她的誕生、發展、改革、搬遷都與中國的國情與政策息息相關。2005年,首鋼的生產部門逐步搬遷到河北曹妃甸,搬遷騰退出來的城市空間將是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賽區之一,這一城市巨大事件開啟了首鋼工業遺址的改造工程;冬奧組委辦公區坐落在園區內,也對改建起到了加速的作用。

 

朱育帆工作室 景觀設計師 孫宇彤

 

改建的過程中,廠房、高爐保留了原來的色彩和氣息,紅色燈光下的鋼鐵巨人仿佛還在運作;核心水景——秀池,是冬奧廣場南側延伸建設項目,地下為大型停車場及圓形下沉展廳,池中映襯著三號高爐的倒影,紅色鯉魚自由遨游,池邊多層植被立體呈現;除了環境的整治,園區引入辦公、餐飲、酒店等多種功能,豐富園區業態、實現高復合土地利用。

8小時、16公里的城市暴走,從綠堤公園到首鋼遺址,我們切身領會這副“山清水秀”的百里畫廊。對城市公共空間的活力復興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思考,相信北京在以后的改建中,保留展現更多的歷史文化,展現一個全新的但是帶有歷史韻味的城市。

 

7月21日 論壇:聚合 · 疊加——城市公共空間的活力復興

 

周日下午,《聚合 · 疊加——城市公共空間的活力復興》論壇在北京市朝陽區燦空間舉行,來自業內各界人士集聚一堂,從北京的生態、規劃、景觀、建筑多方面解讀城市更新。

 

《景觀設計學》編輯部主任 佘依爽女士擔任此次論壇主持人。她講道:隨著中國數十年的高速發展,很多新區、新城“白板”式的開發已越來越少;同時,不同時代的建造留下了不同的發展印跡,如何在這些時代印跡之中繼續建設與發展,維護與運營,激活與復興,越來越成為設計師思考的課題”帶著思索。

 

《景觀設計學》編輯部主任 佘依爽

 

奧雅設計副總經理、北京公司負責人 王擁軍先生致歡迎詞,他代表奧雅設計對到場的嘉賓及觀眾表示了熱烈的歡迎。城市公共空間的復興不是一個輕松的話題,而是一個從零到千的過程。中國城市化的發展已經進入城市更新時代,生活品質卻沒有相應的復興,一直在路上。這不僅僅是設計行業的問題,而是社會各界共同關注的話題。首都北京,任重而道遠。

 

奧雅設計副總經理、北京公司負責人 王擁軍

 

首先,來自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在讀博士 李賓先生帶來主題分享《首鋼景觀演變史淺敘》,以首鋼發展史料為基礎,探究其自建成100年來因生產建設、停產搬遷、轉型再生等事件與活動而不斷演變的景觀;描述每一段時期首鋼景觀的特定含義并推斷其演變的原因。

在改造初期,設計師們參考了很多國外的優秀案例,但是不同于國外的是,中國的鋼鐵廠通常在城市城郊、被城市包圍。鋼鐵廠經歷了從廠-村-田到廠-城的肌理的變化,從煉廠到單位大院的功能布局改變,再到花園式工廠。職工宿舍慢慢變成集中居民點,又在城市化進程中被推倒、變為高層住宅區。最終,首鋼工業區域被定義為高端產業服務區,并作為明確的概念去引導改建工程的發展。五個案例具體分析了首鋼景觀轉型中遇到的問題與相關策略。

李賓總結道:“對歷史事件的描述總是有兩條線,一條是記錄重大事件與偉人正史,另一條則是關注個人歷史,關注個人如何工作、生活在這片場地的日常記錄,而這些曾經、正在或者將要使用這片場地的人,如何看待這塊場地,對它的感情是怎樣的,又如何處理那些有關輝煌歷史的記憶?這些也許可以與景觀有些關聯?”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在讀博士 李賓

 

第二位嘉賓北京創新景觀園林設計有限責任公司所長 趙濱松先生的演講主題是《老北京城市風貌的探索》,分享了三里河公園的改造故事。從北京的建城史開始,講到繁盛時代的元大都水系突出,“一城一河”為現在北京水系的成因。滿漢分離時期到爆炸式發展,帶來了北京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國際化的北京,帶來的環境、交通、房價等城市問題,大量新北京人口擁入,老北京文化衰弱。

他認為,北京城有兩種文化,皇家及市井;有兩種形態,老北京與新北京;有兩種發展,高質量與有序疏解。三里河的整治工作正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進行的,恢復古三里河是北京城古都風貌保護工作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也是非首都功能有效疏解的重要舉措。

三里河不是一個城市公園,而是在疏解非都市功能的前提下,對前門東片區的“生態修復和城市修補”的一次先行探索。以恢復京城歷史水系為契機,改善老城區人居環境,打造首都歷史文化街區,成為首都文化“金名片”。一個充滿南城記憶的,穿過街巷宅院的古河道。

 

北京創新景觀園林設計有限責任公司 所長 趙濱松

 

奧雅設計北方洛嘉與軟裝中心負責人 袁雨楠女士就盛會后園區的復興這一主題,分享了奧雅設計的文旅探索——中國唐山皮影主題樂園(點擊  了解詳情)。唐山從來不缺乏回憶,它不需要重建舊時風光,而需要創造新故事。

提取唐山文化中皮影元素,提出“最古老的的動漫,最時尚的皮影”的設計理念。通過兒童友好城市的規劃和兒童創意空間的打造,讓孩子們每天都可以享受和自然對的快樂的同時,喚醒場地的活力。

唐山皮影主題樂園項目為EPC +O 模式,以創意設計為主導,設施、工程和運營一體化。在這種模式下,設計師擁有了更多的話語權,保證了產品的高還原度,充分體現了設計的力量,同時也肩負著更多的責任。

 

奧雅設計北方洛嘉與軟裝中心負責人 袁雨楠

 

分享環節的最后,由奧雅設計北方區域公司副總經理、青島公司負責人  趙振先生主持發布“奧雅設計發布城市公共空間設計主張:城市生活發生器”,并向與會嘉賓及觀眾做了詳細的品牌介紹。

城市的發展推動了人類社會文明的進步,但同時帶了交通擁堵、環境污染、生態破壞等問題,這些不是某個設計師、通過某個或某幾個項目就可以解決的,但是設計師仍然擔負著重要的社會責任。同時,設計師也應該站在普通城市居民的立場,從城市空間使用者的角度來思考。

基于對城市公共空間安全、包容、認同即品質的思考與探索,趙振先生代表奧雅設計提出了“城市生活發生器”的品牌概念。城市廣場、公園、口袋花園等就像是不同大小、不同種類的“容器”,承載著城市居民的生活和社交活動。城市也是運轉的“機器”,繁雜的交通網絡、健康的生態系統、智能化的信息管理,保證城市的正常運轉。城市公共空間是這些系統的搭接平臺,設計的作用在于整合優化城市系統,從而服務于城市與居民。

 

奧雅設計青島分公司負責人 趙振

 

分享結束之后,主持人與嘉賓對話、一同探討關于城市更新與城市公共空間的問題:如何理解論壇主題“聚合·疊加”,如何復興公共空間的活力,在城市更新中做“加法”還是“減法”設計?嘉賓們各抒己見,討論熱烈,分享了不同角度的思考。

王擁軍先生認為,中國已經進入了城市更新時代,最核心的、最基礎的是我們的家門、我們必經的街道,設計師有責任通過設計賦予這些城市公共空間新的價值。

趙振先生主張做“加法”設計。加是指補充原來場地缺失的城市功能,但要避免過度添加、不能抹殺掉老舊的而又歷史價值的東西。

通過三里河整治過程中遇到的趣事,趙炳松所長發現,三里河已經不是原本的樣子,而是融合了新時代的元素,現有的住戶已經沒有對場地的記憶,他們的訴求更多的式舒適生活條件。

李賓博士認為,基于對原有工業文化的保留,老員工在這里可以找回舊時的記憶,他們會經常帶著兒孫去新首鋼散步,這是對于首鋼改建的認可,也是每一個參與改建的設計師希望看到的。

袁雨楠女士也提到,當今城市更新的需求更為迫切,奧雅設計也逐漸進入示范區到城市公共空間的轉變,準備好一大波城市更新項目,要跳出設計師的束縛,始終秉持“創造更美好的人居環境”的宗旨。

無論是主題分享,還是嘉賓對話,思想上的交流碰撞讓在場觀眾收益匪淺,他們專注認真的聽講,不住地拿起手機拍下珍貴的分享內容。工作人員為大家準備了可口的精美茶歇,讓觀眾與嘉賓有了很多交流討論的機會。

至此奧雅設計20周年系列活動,設計師探學、城市暴走北京站活動圓滿結束。

城市公共空間的活力復興是一個艱巨而又有意義的過程,在今后也會遇到越來越多的挑戰。經過兩天身體力行的暴走和思考,我們對于公共空間的更新有了更多的理解,我們期待北京在探索城市公共空間更新的道路上,不斷創新思路,以保留更多地域文脈為己任,構建越來越完善的城市綠色基礎設施網絡!

1819法甲联赛第七轮